EN

肖像画中的“人性”: “伊丽莎白·佩顿:练习”

时间: 2020.8.19

_VIC0249.JPG

“此时能举办这个展览,我非常感激。对我来说,知道在某个地方人们还能够欣赏艺术,已经意义非凡。更令我宽慰的是,我人在纽约,感受到了艺术、表演和音乐的缺失,就好像……或许可以这么比喻,就像血液被抽空……希望大家能在这些作品中找到共鸣,也希望大家能透过这些作品感受到肖像画中的‘人性’。”

——伊丽莎白·佩顿,2020 [1]

自1987年从纽约视觉艺术学院毕,直到90年代初,伊丽莎白·佩顿一直在探索自己的创作路径,在此期间,她阅读了大量的文学作品,如斯蒂芬 · 茨威格、马赛尔 · 普鲁斯特和司汤达的著作,直到阅读到文森特 · 克罗宁所著的拿破仑传记时,她临摹了画家安托万 · 让 · 格罗为这本传记创作的拿破仑肖像,而这本书也改变了佩顿的一生。据艺术家回忆,通过阅读这本书与描摹这个人,她第一次意识到了人是正在发生一切的载体,这些历史文化人物都是他们所在处时代的变化缩影。由此,她决定开始通过肖像来探索这些人,包括他们所在的时代。佩顿从事的具象肖像绘画,实际上在上世纪80,90年代的美国艺术圈中是非常不“时髦”的选择,然而她坚持做了30年。

2020年,这幅佩顿临摹的拿破仑肖像正被置于展览“伊丽莎白·佩顿:练习”的展厅入口,作为整个展览的起点,同时其也象征着佩顿多年以来的具象肖像创作的原点。

084 Napoleon 1991_EP 656.jpg

《拿破仑》,1991,纸上炭笔,42 × 29.6 cm

_VIC0409.JPG

展览现场

在众多展出的作品中,一小幅炭笔的《伊丽莎白公主的第一次广播讲话》却格外引人注目。佩顿临摹 1940 年的照片,当时的女王伊丽莎白二世仅有十几岁,因为要安抚战争流离失所的儿童,女王第一次登上了电台演讲,画面记录了这样一个很重要的历史时刻。和展厅开头的拿破仑肖像一样,这也是佩顿早期及其重要的作品之一,其共同出现在了1993年,佩顿在切尔西酒店828号房间举办的一场特殊的展览中。当时,观众只能通过酒店前台获取钥匙才能进入房间观看作品。而后,佩顿同样尝试在伦敦布里克斯顿区的一家酒吧中举办展览。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佩顿热衷于让自己的作品出现于非传统的展示空间中,当观众在生活场景中看到佩顿的画作,它们将不再被认为是艺术品,从而能够与观众进行更直接的交流与共鸣,这对艺术家和观众来说,或许都是一种自由。

085_Princess Elizabeths First Radio Address 1993_EP 898.jpg

《伊丽莎白公主的第一次广播讲话》,1993,纸上炭 笔,35.6 × 27.9 cm

在佩顿的作品中,有很大一部分描绘对象是歌剧演员与音乐歌手,包括西班牙著名男高音歌唱家普拉西多,大卫·鲍伊等,这正是由于佩顿对音乐,尤其是朋克音乐的无比热爱。在她眼中,音乐对普世的情感具有简洁而有力的表现,它能够自发地反应和转化身边的环境。

展览现场

展览还介绍了佩顿创作了一系列版画作品。对于佩顿来说,版画的创作过程是非常特别的,她也特别喜欢版画需要一次性完成的特质,也正是由于这样的特质,佩顿并不在每一幅版画的创作中耗费大量时间,而选择迅速完成。而绘画则不同,佩顿认为“绘画作品的表面一定要有正确的重量……一幅作品需要时间慢慢成形,所以它会受到很多不同的影响。”在多年的绘画实践中,版画对佩顿来说是“前言”而非历史意义中完成一幅画的后记,而绘画创作的过程则更需要时间的沉淀。 159_Practice (Yuzuru Hanyu)_EP 1515_white.jpg《练习(羽生结弦)》,2018,板上油彩,30.9 × 22.9 cm

067_Irises and Klara Commerce St_EP 1275.jpg

《鸢尾花和克拉拉,商业街》,2012,木版油彩, 61.5 × 46 cm

128_E (Elias)_EP 1344_副本_副本.jpg《E(埃利亚斯)》,2013,纸上彩色铅笔和色粉铅 笔,22.2 × 15.2 cm

“伊丽莎白·佩顿:练习”由英国国家肖像美术馆与UCCA共同呈现,其中主要作品源自去年在英国国家肖像美术馆举办的“空气与天使”展览,该展览把佩顿的作品与美术馆永久收藏的肖像作品并置展示,将佩顿的作品与整个艺术史的肖像画技法联系起来。此次展览共展出40 幅左右的作品,其中 28 幅来自于英国国家肖像美术馆,另新增12幅,力图为伊丽莎白·佩顿在中国的首展呈现出更完整的面貌。

此次展览策展人栾诗璇在谈到佩顿的创作时,认为不能用狭义的肖像画或是具象等概念去定义。佩顿认为,自己只是一个画家,而她绘制的对象是人而已。因此,在欣赏佩顿的作品时,将其理解为“通过绘画研究人的方式”或许更为贴切。而透过佩顿的画作,观众得以认识她所崇敬的、感兴趣的人物(包括历史人物与身边的亲朋好友),歌剧、摇滚、音乐、文学等她所热爱的元素,以及这些人物与元素背后的时代与历史,以及迸发而出的热情与生命力。这恰恰契合了佩顿对艺术的理解:艺术品要是它所在时代的凝结,但同时它也是历久弥新的。 113_Twilight_EP 1130.jpg《暮光之城》,2009,板上油彩,23.5 × 31.1 cm071_Two women (after Courbet)_EP 1462_副本_副本.jpg《两位女子(临库尔贝)》,2016,板上油彩,36.5 × 28.6 cm

EP 1117_副本_副本.jpg

《猫(猫静物)》,2009,板上油彩,25.7 × 21 cm

注释:

[1] 引自2020年8月15日伊丽莎白·佩顿在展览开幕式上的视频讲话。

编写 | 周纬萌

图片及相关资料由UCCA 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提供


伊丽莎白·佩顿 poster.jpg

“伊丽莎白·佩顿:练习”

展览时间: 2020 年 8 月 15 日— 11 月 29 日

展览地点: UCCA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 新展厅、中展厅

足彩360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