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

CAFA专稿丨约与放、变与恒:金日龙抽象艺术二十年(附研讨会)

时间: 2020.10.28

0“自约·视界——金日龙抽象艺术二十年”作品动图.gif

“自约·视界——金日龙抽象艺术二十年”展览作品图

2020年10月24日,由中国美术家协会、中央美术学院主办,山东美术馆、山东省美术家协会、中央美术学院油画系承办的金日龙教授的个人艺术展“自约视界——金日龙抽象艺术二十年”,于山东美术馆开幕展出。展览由中国美术家协会主席、中央美术学院院长范迪安担任学术主持,中央美术学院副教授红梅担任策展人。

金日龙是一位来自吉林延边的优秀的朝鲜族艺术家。1982年他以反映少数民族生活的作品《奶奶》获得第一届全国少数民族美术作品金奖,一举成名,引起了中央美术学院院长江丰的注意,当年9月,他入学中央美术学院油画系,开启了梦幻般的艺术生涯。1996年至2005年,他又先后在韩国最著名的首尔大学和弘益大学先后获得硕士与博士学位,2006年学成归国,应母校召唤至中央美术学院设计学院任教。20多年的设计创作与教学工作,不仅没泯灭他对于绘画艺术的热爱,反而更促进了他对于平面绘画与设计艺术的关联研究,从而使他的艺术走了一条与众不同的曲折道路,并且收获了丰饶的果实。

“自约·视界——金日龙抽象艺术二十年”展览现场

在金日龙近四十多年的从艺经历中,他的创作横跨了工笔、具象、抽象、装置、影像和设计等不同的艺术领域,充满无尽的“变化”。个人研学和创作经历的“变”,使他在多个领域都有成果,全面映射出“变”的经历,也不断顺应着时代潮流“变”的趋势。而他在绘画上从写实造型、设计艺术转向抽象表现,则是更为明显的变化。金日龙的艺术之变,既可以看到变化的世界对一个艺术家的影响,更可以看到他转益多个领域、最终百川归流形成自我艺术面貌的心路历程。

展览分“剧变前夜(1996-1998)”、“看见心象(2016-2017)”、“重构意象(2018)”“自约视界(2019-2020)”四个板块,展出金日龙从事抽象艺术研究与探索近二十五年来精选出的70余件作品。

4、金日龙, 夜行,纸面丙烯,70×100cm,1997.jpg金日龙, 夜行,纸面丙烯,70×100cm,1997

5、金日龙, 独行,纸面丙烯,100×70cm,1997.jpg金日龙, 独行,纸面丙烯,100×70cm,1997

6、金日龙 ,秩序,纸面丙烯,70×100cm,1997.jpg金日龙 ,秩序,纸面丙烯,70×100cm,1997

“剧变前夜”板块主要是金日龙就读于韩国国立首尔大学校研究生院时期的系列毕业创作。硕士3年期间,金日龙专攻抽象艺术,师从韩国著名抽象艺术家河东哲,得到了抽象艺术的最初的专业训练。此时,金日龙正处于从具象写实到抽象的过渡,不但从题目上可以看出写实叙事的影子,如《夜行》、《独行》、《秩序》、《记忆》等等,而且画面上也还存在引起观众具象联想的因素。

7、金日龙,心念,纸面丙烯,58×76cm,2017.jpg金日龙,心念,纸面丙烯,58×76cm,2017

8、金日龙,修行5,纸面丙烯 ,57× 76 cm,2017.jpg金日龙,修行5,纸面丙烯 ,57× 76 cm,2017

9、金日龙,丁酉中秋 4,纸面丙烯,76×174cm,2017.jpg金日龙,丁酉中秋 4,纸面丙烯,76×174cm,2017

“看见心象”版块的作品创作于2016-2017年间。艺术家应母校召唤回国担任中央美术学院设计学院副院长,进行设计学科和影像艺术的教学和创作十年后,再次转向了抽象艺术创作。尽管类似《念》、《修行》、《初心》、《丁酉中秋》这样的题目依然给人以联想的启发,然而画面上却没有任何给人具象联想的痕迹。这一阶段,金日龙不断追随自己内心的召唤,最终完全转向了内心世界的探索。

10、金日龙,东,纸面丙烯,76x348cm,2018.jpg金日龙,东,纸面丙烯,76x348cm,2018

11、金日龙,西,纸面丙烯,76x348cm,2018.jpg金日龙,西,纸面丙烯,76x348cm,2018

12、金日龙,内,纸面丙烯,58x76cm,2018.jpg金日龙,内,纸面丙烯,58x76cm,2018

13、金日龙,外,纸面丙烯,58x76cm,2018.jpg金日龙,外,纸面丙烯,58x76cm,2018

“重构意象”版块的作品延续了前一阶段的探索,不同的是,在这一阶段,作品风格逐渐清晰,语言和画面趋向于单纯,艺术家热烈的情绪趋向于平静,经典图示T型和十字型结构交差出现。《祝祭》系列和《荷塘》系列重拾线的表现力,只不过此时的线更多的是服从于一种理智的冷静和秩序。《东》、《西》、《内》、《外》等作品尽管保留了强烈的精神性,然而其中神秘和激情的成分减少,重构意象的勇气和决心使得他的作品充满沉思气质,更接近于一种理智的历史观照,而不是身处其中的激情燃烧。

14、金日龙,自约(一),纸面丙烯 ,300X300cm,2020.jpg金日龙,自约(一),纸面丙烯 ,300X300cm,2020

15、金日龙,自约(二),纸面丙烯,300X300cm,2020.jpg金日龙,自约(二),纸面丙烯,300X300cm,2020

16、金日龙,自约(三),布面丙烯,300x300cm,2020.jpg金日龙,自约(三),布面丙烯,300x300cm,2020

17、金日龙,自约(四),布面丙烯,50x100cm,2020.jpg金日龙,自约(四),布面丙烯,50x100cm,2020

自2019-2020年,金日龙的作品形成了阶段性、稳定成熟的面貌,那就是以四联幅为主要组合,形成标志性的十字图式及T型图示的复杂组合。“自约视界”板块可以看出此时期的作品中,金日龙将强烈的精神性、客观理性和主观情感有机融合在一起,它们之间不再是作为矛盾因素引起的博弈张力,而是达到了一个微妙的平衡状态。外在的秩序和内在的激情,这两种贯穿金日龙整个抽象艺术探索的矛盾因素至此握手和解。强烈的精神性和艺术家的主观情感转变为温润如玉的君子之风,而客观理性则成为这种温和的内在有机骨架,彼此融洽无边,共同撑起了金日龙独有的“自约视界”。

中国美术家协会主席、中央美术学院院长范迪安指出金日龙教授艺术有两大特点:一是他对视觉造型规律的研究不断朝向深度;在跨度很大的表达表现中,他始终注重研究艺术形式特别是形式结构,深入地把“构成”作为探索和研究的课题,先后尝试了多种材质媒介,既触及物质材料的不同属性,使之成为感觉感受的载体,更注重图绘表现的多种技法,把感性的挥洒与理性的控制结合起来。二是他对艺术品质的追求不断朝向高度。他深知抽象绘画不仅仅是激情的挥洒,而是在自由的状态下朝向精神的专注、纯化与升华,是在图绘的过程中达到品格、品味、品质的高度。由于他富有具象写实造型的经验,在转向抽象表现之后,他既注重画面结构的雍容大度和明朗大方,也注重画面色彩色泽色调的纯正高级,尤其在色彩鲜亮度和灰色调的比度关系上,形成高雅的格调。这种对品质的追求,正是金日龙在艺术上持恒的目标,体现出作为学院艺术家的精神归属与自觉追求。

对于金日龙的艺术方法论,范迪安认为颇有与中国艺术传统中“生发”这一理念相合之处,一方面以表达“形”的生机为切入点,在笔线的无意识流动中构筑成抽象结构,更营造出蓬勃的生机。另一方面,他也在绘画过程的冥想中走向心灵的宁静。在大量“十”字形结构和四联画作品中,他构筑了一个整体稳定而细节丰富的精神符号世界,每一画幅都有自己的调性。

“自约·视界——金日龙抽象艺术二十年”展览现场

本次展览策展人红梅认为,“无论主观意愿如何,中国当代抽象艺术都潜在的面临两个传统:一个是西方以抽象表现主义为极致的现代主义传统。在这个传统中,艺术语言的纯化成为艺术演进的原动力,都是将艺术语言自身作为审美对象,从而追求其本身的极限表现力,以及艺术家创作时的无意识性和自动性。另一个是自20世纪80年代初抽象艺术在中国本土的发展历史。因缺少抽象艺术发展的传统脉络和现实环境,加之自20世纪90年代中国的油画艺术日益商业化和生活化,抽象艺术在中国反而显示出一种纯粹的艺术精神,这种精神更因为抽象艺术被市场和批评的忽视而具有了某种精英文化的意味。”她表示,对于精英艺术的坚守也正是金日龙的出发点之一。且因金日龙既追求色彩、空间、笔触等艺术语言本身的表现力,又致力于画面形式结构和自身情感的表达,金日龙的抽象艺术并不能被简单的纳入上述两个系统中。也因此在抽象艺术的探索上金日龙作出了自己的独特贡献。

据悉,本次展览将持续至2020年11月8日。

编辑丨艺讯网

文、图丨主办方提供

“自约·视界——金日龙抽象艺术二十年”学术研讨会

0、“自约·视界——金日龙抽象艺术二十年”学术研讨会海报.jpg“自约·视界——金日龙抽象艺术二十年”学术研讨会海报

展览开幕(10月24日)当天下午,“自约·视界——金日龙抽象艺术二十年”学术研讨会在山东省美术馆同期举办。来自中央美术学院、山东美术馆、山东艺术学院、山东省美术家协会等单位的多位嘉宾,围绕金日龙抽象艺术的来源、风格及展现的新貌和带来的启发等话题展开了热烈的讨论。

出席研讨会的嘉宾有中国美术家协会主席、中央美术学院院长范迪安,山东美术家协会主席、山东美术馆馆长张望,山东艺术学院院长王力克,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馆长、教授张子康,中央美术学院教授殷双喜,中央美术学院油画系主任、教授张路江,中央美术学院油画系第五工作室教授孟禄丁,中央美术学院艺术管理与教育学院副院长、教授赵力,中央美术学院研究生院党支部书记、副教授葛玉君,山东艺术学院美术学院副院长孙磊,中央美术学院人事处处长、副研究员傅怡静,中央美术学院科研处研究员刘礼宾,中央美术学院国家主题性美术创作中心教授于洋,中央美术学院设计学院副教授周博,山东美术执行主编、山东省美术家协会理论艺术委员会副主任郑岗,中央美术学院油画系教授、本次展览的艺术家金日龙,以及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理论出版部主任、副教授、本次展览策展人红梅。本次研讨会由中央美术学院艺术管理与教育学院院长、教授余丁主持。

1、“自约·视界——金日龙抽象艺术二十年”学术研讨会现场.jpg“自约·视界——金日龙抽象艺术二十年”学术研讨会现场

2、中央美术学院院长、中国美术家协会主席范迪安.jpg中国美术家协会主席、中央美术学院院长范迪安

范迪安从约与放、变与恒两个角度出发切入谈金日龙的抽象艺术。他认为,金日龙的艺术首先是在约与放的一种关联与互动的情境中展开的。“约”是指金日龙对自己的艺术有一种约定和约束,他始终在寻找抽象艺术表达的一个基本框架;而“放”是他探索的状态,他用开放的胸怀看待抽象艺术,并在创作过程中的放怀抒情。作为在改革开放后成长起来的一代艺术家,中国的文化、艺术都处在一个变动的过程中,金日龙的艺术也经历从学习古典油画、艺术设计到抽象艺术的多变阶段。在这个过程中,他将自己经历的多重艺术形式和体验归于与心灵、情感最为贴切的状态,最终走向了对“恒”的追求,即在抽象艺术中构筑一个与心灵对应的视觉图视,在冷静的抽象作品中体现出秩序、沉着的一种视觉上的恒定感。

3、山东省美术馆馆长、山东美术家协会主席张望.jpg山东省美术馆馆长、山东美术家协会主席张望

作为东道主,张望馆长讲述了邀请金日龙来山东美术馆举办展览的心得体会。他指出邀请金日龙成系列的作品来美术馆展出,给偏重展出传统国画和写实油画的山东提供了新的艺术元素。他从美术馆的办展经验出发,谈艺术家在艺术的追求和探索上,可能存在低估观众美的欣赏力的情况,所以美术馆不仅需要通过多样的艺术门类传递审美经验和艺术魅力,还应该引进高水准的艺术展览和作品,美术馆曾经举办的基弗展和此次金日龙艺术展提供了很好的范例。

4、山东艺术学院院长王力克.jpg山东艺术学院院长王力克

王力克从由金日龙展览中获得的启发,谈山东的艺术生态问题。他认为金日龙的抽象作品可以看出对疫情的一种当代表达。而当代艺术不是技术问题,是对当代、当下、今天思考的问题的一种表达。今天,山东传统的文化和艺术生态都在发生着改变,在山东美术馆举办诸类当代艺术展览,不仅能提示人们一种新的内心表达的方式,还可以为处在艺术探索阶段的学生提供良好的成长环境。

5、中央美术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殷双喜.jpg中央美术学院教授殷双喜

殷双喜从对金日龙的了解和此次展览的个人感受出发,谈抽象与写实的关系。他首先肯定了金日龙的艺术探索,尽管从一开始金日龙并不觉得自己是专业画家,但从早年的写实到表现,到现在的抽象,就像撑杆跳高,每升一个高度,他都一跃而过,这个过程干净利索,没有走弯路。很多人忽略了金日龙的艺术中源自中国文化的“阴阳”平衡关系,这种高层次的平衡是抽象艺术家一直追求的微妙境界。他的抽象艺术看似在做减法,从局部而言越看越丰富,加与减是相辅相成的。金日龙在作品中自觉放弃写实的社会题材和社会评论,但是在结构、笔触、材料、空间等方面有更多拓展和推进。殷双喜认为抽象艺术不是一种风格或运动,是所有艺术的发展的基因库,在抽象艺术里面各种艺术家都可以获得自己的理解,从而推动艺术本体向前发展。金日龙艺术作为一个范例,对抽象艺术的发展以及对山东的艺术生态是一个很好的启发。

6、中央美术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央美术学院油画系主任张路江.jpg中央美术学院油画系主任、教授张路江

张路江谈金日龙展览带给他的一种理性的力量。他认为,金日龙作品的造型是有度的——线条的宽度、厚度,运笔的速度是沉稳的;材质的选择是讲究的;色彩的选择雅致有内涵,这些无不展现出一种理想的力量。他从理性控制的过程回望金日龙成长的几个阶段,认为金日龙一直是在理性的成长中,寻找精神世界的归途。

7、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馆长、教授、博士生导师张子康.jpg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馆长、教授张子康

张子康重点分析了金日龙抽象艺术的风格来源和带给自己的感受。他认为,金日龙作品一开始是情感动人的热抽象,其张力感来源于以前的绘画积累,也是在一段时间的绘画空白期压抑后的迸发。其后,金日龙的作品又加入了理性思考,作品中出现的十字形式可见他用中国风水、中轴线等元素来考虑一个方正中心的概念,在材料运用上营造出一种宣纸作画的虚实空间,其艺术可以视为新冷抽象或中国冷抽象绘画。 

8、中央美术学院艺术管理与教育学院副院长、教授赵力.jpg中央美术学院艺术管理与教育学院副院长、教授赵力

赵力从视觉的质感、规则、情绪的空间三个关键点谈金日龙抽象艺术的特点。其一,金日龙的作品有他的张力,这种张力通过质感来表达;其二,金日龙作品中的规则清晰,如最新的作品用组合的重复和强调规则,也是一种自立的过程;其三,金日龙作品画法单纯,用减法的方式形成的画面空间构造出一个反结构,具有东方性。他认为金日龙无论是早期奔放的作品还是现在情绪收敛的作品,都具有一种直达的情绪空间,带有治愈性。

9、中央美术学院教授、油画系第五工作室教授孟禄丁.jpg中央美术学院油画系第五工作室教授孟禄丁

孟禄丁从抽象绘画的理论出发对金日龙的艺术做出肯定。他认为从2018年在恭王府的热身展到山东美术馆的此次展览,金日龙的艺术进入了一个观念层次,画面的构成体现天圆地方、黑白、阴阳等中国人的世界观。究其原因,和金日龙在韩国的学习经验、对单色绘画的研究,以及在设计学院多年的教学紧密相连。因为这些积累,他很快就达到了精准表达的语言境界。

10、中央美术学院科研处研究员刘礼宾.jpg中央美术学院科研处研究员刘礼宾

刘礼宾从抽象艺术的历史发展谈金日龙的抽象艺术发展。他认为,用冷抽象、热抽象来概述金日龙艺术将大打折扣。抽象艺术最早提供一种艺术家主体状态和作品风格直接对应的关系逻辑,其后出现一种超越式发展,这也是抽象艺术发展中较难突破的一点。金日龙在材料、构图和画面的形式间制造了一套属于自己的修辞手法,实现了超越。

11、中央美术学院研究生院党支部书记葛玉君.jpg中央美术学院研究生院党支部书记、副教授葛玉君

葛玉君将金日龙早期的写实艺术到抽象艺术的发展,视为一次不断深耕的过程和一段挖掘内心世界的旅程。他从金日龙的思想资源上作出几点探讨。第一,金日龙艺术中“恒”与“变”相互交织的创作过程,和朝鲜族的民族传统有非常大的关联。无论是早期的写实绘画还是抽象形式、色彩都贯穿了朝鲜族“素衣民族”的特性。第二,金日龙运用一种抽象意味的表达,寻找更适合当下审美状态的形式感,内在指向上具有本土性的文化内涵。第三,金日龙的作品在某种意义上反映了当下的绘画语言和状态以及绘画生态的多元化倾向,其艺术本身构成了一个文化场域。

12、中央美术学院人事处处长、副研究员傅怡静.jpg中央美术学院人事处处长、副研究员傅怡静

傅怡静从与金日龙共事多年的经验出发阐述对金日龙艺术的理解。她认为,金日龙在作品中有意、无意地制造着一种矛盾,在寻找出路的过程中,创作了他多元的艺术面貌。他尝试解决的多个矛盾点,构成了此次展览主题的“自约”,而他骨子里面带有的叛逆,使其拥有了自由的创造力。另外,金日龙作品中体现出的从无序到有序的变化,突破了东西方创造的和谐,让人感受到宁静,这也是金日龙真正要表达的东西,看似理性,实则蕴含着自我精神。

13、山东美术执行主编、山东省美术家协会理论艺术委员会副主任郑岗.jpg山东美术执行主编、山东省美术家协会理论艺术委员会副主任郑岗

郑岗谈自己的三点观展感受。第一,我们过去对抽象艺术家的理解是奔放或不自觉、放纵式的,真正的抽象艺术家更注重内在的自约、自律,因为艺术家的内在动力在于表现某一概念,这一概念就是自律性的外壳。第二,美是和谐统一,和谐如果不是为了往前发展是无意义的,抽象艺术用“破”实现了美的和谐统一。第三,金日龙的艺术来源于一种装饰精神和传统的内核。

14、中央美术学院设计学院副教授周博.jpg中央美术学院设计学院副教授周博

周博从抽象绘画的边界处理和东方抽象的审美格调出发,谈自己的两点感受。其一,他认为金日龙近期的创作有一个质的提升,尤其是对边界的处理。他把水墨的层层晕染和油画的层叠、堆积,与画面的理性十字结构结合,营造出一种相匹配的、柔软的丰富性,使得画面耐看又有深度。远观其势具有纪念碑性,近取其质又有能够深入进去。其二,金日龙的抽象艺术充满了刚-柔、冷-热、几何-写意、理性-感性、沉稳-激情等多对矛盾,蕴含了中国的古典美学和儒家所倡导的“中和之美”及屈原讲的“内美”。为我们思考中国当代抽象绘画的审美特征,以及它与中国绘画的古典传统、东方艺术的人文精神之间的关系问题提供了一种可能。

15、中央美术学院国家主题性美术创作中心教授于洋.jpg中央美术学院国家主题性美术创作中心教授于洋

于洋从金日龙的成名作谈其艺术脉络是一以贯之的。他从金日龙艺术中大色域的块面抽象,特别是在线、面的边界有渗化的肌理效果,联想到传统中国画论中提到的“如锥画沙,如屋漏痕,如印印泥”。他认为,金日龙的作品展现了在中西文化交流、古与今相通之间的交汇,在空白和满之间,在抽象和意象之间达到了某种精神的平衡。从早期的写实到现在的抽象绘画,金日龙的探索是不矛盾的,是延展性、生发性的,是可以通过个性化的表达面对和展现宏大主题的。

16、山东艺术学院美术学院副院长孙磊.jpg山东艺术学院美术学院副院长孙磊

孙磊从行动的细节谈金日龙艺术中东方气息的具体体现。最早的抽象是沿着行动主义的方式建构的,在金日龙的绘画表达中,这个过程首先是行动化的。金日龙新作具有的秩序性,也是行动化方式的另一种表现。中国绘画或中国文化中有一种行动力量是非常可贵的,这种行动力量不仅是表面的痕迹,真正好的书法实际上是空中动作的完成度的高低。所以在空中行动的如何呈现比书写的痕迹更重要。他认为,金日龙艺术中东方气息,正是他对这种行动的细节的注重和呈现。

17、中央美术学院艺术管理与教育学院院长、教授,研讨会主持余丁.jpg中央美术学院艺术管理与教育学院院长、教授余丁

主持人余丁作研讨会的总结发言。他谈到,金日龙作品中充满了理性,这个理性表现在对语言的讲究、细节的重视、品质的看重,他注重每一个细节,同时又是多元的世界,从设计,从油画本身的语言到多样的思考,后面呈现出的是单纯简约的手法。最后,他用一句话为金日龙展览研讨会作结:在理性的表征下实则是情到深处的“自约”。

18、艺术家金日龙.jpg中央美术学院油画系教授、本次展览艺术家金日龙

研讨会的最后,金日龙表示,自己从十六位嘉宾的发言中获得启发,将更进一步地反思自己多年来的创作历程与立场。他说:“这些评价对我今后的创作而言,更是一份压力,让我悟到了许多之前没有悟到的东西,这对我来说可能是下一步创作的新契机。”

文丨朱莉、杨钟慧

图丨主办方提供

展览信息

自约视界 金日龙抽象艺术二十年

开幕时间:2020年10月24日16:00

展览时间:2020年10月24日至2020年11月08日

展览地点:山东美术馆二层B1.B2.B3展厅

学术主持:范迪安

策展人:红梅

主办单位: 中国美术家协会、中央美术学院

承办单位:山东美术馆、山东省美术家协会、中央美术学院油画系

支持单位:香港魏画廊、大都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北京文化艺术基金会、中央美术学院山东艺术教育中心、宁波启新绿色世界有限公司、广东省当代美术院

足彩360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