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

CAFA新书|《片云:吴彬的十面灵璧》

时间: 2020.9.22

如此伟大的艺术作品,通常会历经很多主人,将来也一定会再次转手。曾经拥有这样的作品,就如同将自己刻入作品的历史并且保护着它,继而将其呈现给后世的一代代收藏家、学者,以及热衷此道的人们。本书的出版问世,除了纪念这种荣誉与责任,也是为了从学术、历史和美学角度向广大的观众展示这幅旷世杰作。而吴彬的《十面灵璧图》也绝对值得如此精心的出版与记录。

——马科斯·弗拉克

1608年,明代书画家米万钟(1570—1628)在南京六合得到一块造型奇特的灵璧石,他将这块奇石供于案头,爱不释手,将其命名为“非非石”。

1610年,米万钟延请画家吴彬(约1550—1632或更晚)为这块灵璧石绘制长卷。吴彬破古今之例,分别从十个侧面描绘了灵璧石千变万化的形态,将沉重静止的石头绘作凝固的火焰,笔触状若欧洲铜版画,引人无限遐想。随后,米万钟又邀请一众文人好友为此画题跋,共同完成了一幅长27米有余(相当于9层楼高)的壮美画卷《十面灵璧图》。

1841年清朝道光年间,《十面灵璧图》流传至满族将领萨迎阿手中,他为此画题写跋文讲述收藏经过。自此之后,中国进入长期的战乱与动荡,《十面灵璧图》画在何处,为谁所藏,从此再无消息。

1989年,《十面灵璧图》突然在美国现身。同年12月6日,在纽约苏富比拍卖中,它以121万美金的“天价”成交,成为美国收藏家兹夫伉俪的珍藏,一举创造了中国画拍卖成交价格的历史记录,引来举座哗然。

2020年秋,《十面灵璧图》历经多年辗转,再次回到中国,将在北京保利十五周年庆典中再度进行拍卖,引来藏家与学者的广泛关注。

同样在这个秋天,佳作书局将出版《片云:吴彬的十面灵璧》,一书只献给一画,详细解读这幅明代作品的创作经过、文化内涵与流传历史。

《十面灵璧图》值得收藏,更值得研究,它有14次重要出版,8次古代权威著录,以及多家西方著名博物馆的展览记录。

主要古代著录:

1. 李维桢《大泌山房集》卷一百二十六,明万历三十九年(1611)刻本。

2.董其昌《容台别集》卷四,明崇祯三年(1630)董庭刻本。

3.叶向高《苍霞续草》卷八,明万历刻本。

4.陈继儒《白石樵真稿》卷十六,《尺牍》卷三,明崇祯刻本。

5.邹迪光《石语斋集》卷二十二、二十六,明刻本。

主要展览:

1. “吴彬:十面灵璧图”,洛杉矶郡立博物馆,2017年12月10日-2018年6月24日。 

2.“文人石、园林艺术及书画大观”,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2000年2月1日-8月20日。 

3.“怪石:伊恩和苏珊·威尔逊藏中国赏石及文玩藏”,芝加哥艺术博物馆,1999年5月1日-8月1日。 

4.“天堂之路”,斯特博物馆,苏黎世,1998年5月-8月。 

5.“天地中的天地:罗森·布鲁姆藏中国文人石”,塞克勒博物馆,哈佛大学,剑桥,1997年5月10日-7月20日。 

这幅明代长卷的内容十分丰富,不单单使后人得以领略古人赏玩奇石的文化,更串联起了明代的艺术创作、收藏品位、文人交游等课题,承载着一场跨越时空的交谈,体现了中国文人追求的古意传承,是研究中国明代艺术史、物质文化史与思想文化史的绝佳切入点。它的丰富与深刻,难以以一两篇文章传达,而必须通过制作一本书对其进行抽丝剥茧的解读。

“片云”之名出自《十面灵璧图》的黄汝亨引首“五岳片云”。较之另一引首“岩壑奇姿”的赞誉外,“五岳片云”更能揭示米万钟所藏“非非石”的真谛。文人赏石显然是对真实山岳的缩微模拟,其中更有神山崇拜的精神内核。而“片云”则体现了中国古人追求的“神游”及其不拘物形,亦所谓“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以致后来赏石有“山脚云头”的标准。故此,我们将本书命名为“片云”。

《片云:吴彬的十面灵璧》由英国收藏家马科斯·弗拉克斯(Marcus Flacks)编写,设计工作则由英国出版与设计工作室Sylph Editions完成。Sylph Editions的“镜面式”设计独具匠心,兼顾了文字阅读与图片赏析,平衡了中英文读者的阅读体验。全书以《十面灵璧图》画芯部分的高清摄影图为中心,前半部分为中文版的文章、题跋释文与题跋作者人物小传,后半部分则为英文版。无论是中文还是英文的读者都可以在阅读文章的同时轻松自由地翻看书籍中间部分的画作,避免了长卷难于整体观看的问题。

书中高清复制的《十面灵璧图》,力求还原观看原画时震撼的视觉效果,并通过模拟手卷观看方式和图像拆解来引导读者进行观赏,既展现了灵璧石的全貌,又特别选取造型精美独特的部分进行放大,从宏观和微观的角度对灵璧石进行展现。同时,图片下还以【中英双语】转录了米万钟题写的十段题识。

《片云:吴彬的十面灵璧》讲究摄影,重视作品的呈现效果,却不仅仅是一本画册。书中还收入了马科斯·弗拉克斯(Marcus Flacks)、张洪(Arnold Chang)、林理彰(Richard John Lynn)、斯蒂芬·利特尔(Stephen Little)与朱良志的文章,从学术与收藏,供石与书画等多个角度解读这幅奇绝之作。

马科斯·弗拉克斯作为中国古典家具与文房器物的收藏家,与1989年拍得《十面灵璧图》的兹夫夫妇交往甚密,亦曾出版奇石专著《凝石思古》(Contemplating Rocks)。在《片云》中,他写作文章《奇极中又极奇:从米万钟之石到吴彬画卷》,从中国的供石文化出发,介绍了米万钟请吴彬绘制《十面灵璧图》的缘由,并为不了解奇石文化的读者讲述了奇石的意义与美学。佳作书局于2017年出版的《士林典藏》同样是弗拉克斯的著作,《片云》为“弗拉克斯鉴藏系列”的第三部作品。

张洪(美籍华裔)是苏富比前中国书画部门主管,在《片云》中特别撰文《〈十面灵璧图〉美国珍藏记》,讲述了苏富比当年接受委托拍卖此画的经过,回忆了颇具神秘色彩的征集过程与拍卖现场的盛况。

林理彰(Richard Lynn)是多伦多大学东亚研究系荣休教授。他的文章《吴彬绘米万钟奇石画》关注《十面灵璧图》的跋文,通过对跋文进行细读来梳理明代文人间的交游以及画作流传的历史。

史蒂芬·利特尔(Stephen Little)是洛杉矶艺术博物馆(LACMA)中国艺术部的策展人,曾于2017年策划展览“吴彬:十面灵璧图”,首次将《十面灵璧图》的十面完整展出。他为《片云》写作了《闪灼变幻:吴彬的〈十面灵璧图〉》,结合中国绘画理论探讨了吴彬的绘画作品与明代的石谱。

北京大学美学与美育研究中心主任朱良志亦为本书撰文,他不仅详细梳理了米万钟请吴彬作画的经过,还述及他们二人之间的交往。

人们在欣赏中国古代长卷作品时,常常更关注画面内容而忽视画卷中的书法题跋。《片云》的另一大特色便是收录了完整的《十面灵璧图》跋文释文与跋文作者人物小传。

《十面灵璧图》画面后的十一段题跋长达11米,多由当时首屈一指的文人和书法家(包括董其昌、李维桢、邹迪光、黄汝亨、张师绎等)创作,因此,是研究与欣赏画卷时不可忽视的一部分。书中完整呈现了画中的十一段跋文,并由林理彰教授进行释读。在跋文之后,林理彰教授还为每位跋文作者与画作相关人物撰写了小传,简述了每个人的生平,理清了题跋文人之间的关系,为研究《十面灵璧图》和明代晚期的文人交往提供了新思路。

《片云》的翻译工作由徐晓雯和陈之恩共同完成。徐晓雯为英属哥伦比亚大学(UBC)汉语应用语言学的助理教授,主要教授中国语言文学与中英翻译相关课程,有多部译作。陈之恩是伦敦大学亚非学院(SOAS)的艺术史与考古系博士候选人。

为了忠实再现《十面灵璧图》原画的魅力,平衡大量图片与文字的关系,佳作书局在《片云》的设计与制作上力图精益求精。

《片云:吴彬的十面灵璧》将在意大利北部的维罗纳Trifolio印刷公司完成印刷与装帧。Trifolio一直专注于艺术书籍的制作,兼顾传统的匠人精神与现代先端印刷技术,曾与大都会艺术博物馆(Met)、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MoMA)、波士顿美术博物馆(MFA, Boston)等知名艺术机构,以及普林斯顿大学与耶鲁大学等世界顶尖学术机构合作。此外,《片云》的图片部分与文字部分使用了两种不同的纸张。其中前后两部分的中英文文章用到了奥地利生产的纸张Perigraphica,这种纸张表面光滑,触感柔顺,在文字和图像呈现方面都十分出色,适合《片云》图文并茂的形式。而书中间的《十面灵璧图》画芯部分则选用了意大利生产的Acquerello。这种纸张较Perigraphica更重,两面都有细腻的纹理,适合呈现细节丰富的图像。

随着今年保利秋拍的展开,吴彬的《十面灵璧图》必将会引发新的讨论。这幅由数十人共同创作的27米长卷《十面灵璧图》,虽足够“专一”和详尽,却愈探究愈会生出新的疑问。

·       赏玩奇石的文化如何塑造了文人身份?

·       米万钟身为书画大家,为何不亲自作画,而邀请吴彬描绘非非石?

·       吴彬笔下的奇石为何是中国艺术史上的一座奇峰?

·       这幅杰作为何忽然不见踪迹?

·       又如何重新回到人们的视野当中?

·       ……

这些问题都可以在佳作书局即将出版的《片云:吴彬的十面灵璧》中找到答案。这幅作品无疑值得我们用一整本书来细细解读。而这本用心制作、精益求精的书本身也同样值得收藏。

足彩360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