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

CAFA读书丨利奥塔尔与《后现代状态:关于知识的报告》

时间: 2020.12.3

【图书信息】

作者:  [法] 让-弗朗索瓦·利奥塔尔

出版社: 南京大学出版社

副标题: 关于知识的报告

原作名: La condition postmoderne: rapport sur le savoir

译者: 车槿山

出版年: 2011-9

页数: 233

定价: 24.00元

装帧: 精装

丛书: 棱镜精装人文译丛

ISBN: 9787305080210

【内容简介】

《后现代状态:关于知识的报告》的研究对象是“后现代条件下的知识问题”,涉及了19世纪末以来.受到科学、文学、艺术行为原则影响的文化状态,对现代的评论的正确性和真实性提出质疑,指出后现代的科技发展向人们提供了权力的增长,使知识变成了商品,成了决策的因素与手段。技术标准并不能判断真实与正义,在分歧中产生了相对临时的、制约性的真理标准。

【作者简介】

让-弗朗索瓦·利奥塔尔(Jean-FrancotsLyotard,1924年),法国著名哲学家,后现代思潮理论家,巴黎第八大学教授。他的第一部著作为《现象学》,走上了以理解历史为真实任务的漫长教学与研究道路。他对意识形态的深刻批判扩展到美学、政治、经济、社会学等诸多领域,对思辨叙事的怀疑是他的思想的中心主题,也成为他所说的后现代主义的特征。

【目录】

引言

第一章 范围:信息化社会中的知识

第二章 问题:合法化

第三章 方法:语言游戏

第四章 社会关系的性质:现代的抉择

第五章 社会关系的性质:后现代的视野

第六章 叙述知识的语用学

第七章 科学知识的语用学

第八章 叙述功能与知识合法化

第九章 知识合法化的叙事

第十章 非合法化

第十一章 研究与通过性能达到的合法化

第十二章 教学与通过性能达到的合法化

第十三章 研究不稳定性的后现代科学

第十四章 通过误构达到的合法化

【精彩文摘】

至于高等教育,这个叙事似乎限制了它的范围。人们一般认为,拿破仑在这方面采取的措施是为了提高行政工作能力和职业能力,这对国家的稳定来说是必不可少的。这里忽略了一点:在自由的叙事中,国家的合法性不是来自国家本身,而是来自人民。帝国政治之所以要让高等教育机构成为培养国家干部(附带地也培养市民社会干部)的苗圃,是因为人们认为,通过这些人将来所从事的行政工作和职业,通过在民众中传播新知识,民族本身可以获得自由。同样的推理对建立真正的科学机构来说就更合适了。每当国家直接负责培养“人民”并使其走上进步之路时,我们都能看到国家求助于自由的叙事。

在另一个合法化叙事中,科学、民族和国家之间的关系引出一种完全不同的构思。这正是1807至1810年间柏林大学成立时发生的事情,它在19世纪和20世纪极大地影响了那些新兴国家的高等教育组织。创建这所大学时,普鲁士内阁收到费希特(J.Fichte)的计划和施莱尔马赫(F.Schleiermacher)提出的观点相对的计划。洪堡(w.vonHumboldt)必须作出取舍,他选择了后者那种更为“自由”的意见。

读洪堡的论文时,我们可能会把他全部有关科学机构的政策简化为一条著名的原则:“把科学当做科学来研究”。如果真是这样,我们就误解了这一政策的目的,他的政策与施莱尔马赫更全面阐述的政策十分相似,而在施莱尔马赫的政策中占主导地位的是与我们有关的合法化原则。

洪堡坚定地宣称,科学服从自己特有的规则,科学机构“自我生存并且不断自我更新,没有任何束缚,也没有任何确定的目的”。但他还补充说,大学应该把自己的材料,即科学,用于“民族精神和道德的培养”。这样的教育作用怎么可能来自一种对知识的非功利性研究呢?国家、民族乃至全人类不是对知识本身漠不关心吗?因为按照洪堡的证明,国家、民族以及全人类感兴趣的并不是知识,而是“特性和行动”。

因此教育大臣洪堡面临重大的冲突,它让人联想到康德的批判在认识和愿望之间造成的断裂。这是两种语言游戏的冲突:一种游戏是由仅属于真理标准范畴的指示性陈述构成的;另一种游戏则支配着伦理、社会和政治的实践,它必然包含一些决定和义务,即包含一些不必真实、但必须公正的陈述,这样的陈述归根结底不属于科学知识。

足彩360网